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半年融資45億,1年死掉50% 社區拼團一開始就是錯的?

  早在2019年初,我曾與一位投資人交流過社區拼團。

  當時我們都認為,當前消費互聯網創業,其實都是資本密集型產業。風口能不能形成,很可能不是消費市場的導向,而是資本市場愿不愿意砸錢。

  鑒于在浮躁的外賣、單車、網約車等領域幾近盲目,而今的資本市場歸于理智。所以那位投資人判斷,就剛興起的社區拼團風口而言,將在2019年歸于平靜。

  這個斷論得到了部分業內人士的肯定。在一次《每日經濟新聞》的采訪中,就有人表示:2019年行業會迎來大洗牌,可能會死掉一半的企業。

  可謂一語成讖。

2019年社區拼團平臺分布,圖片來自新經銷

  2019社區拼團關鍵詞:洗牌

  2018年下半年,在拼多多的團購模式被驗證后,社區拼團進入了風口期。速途研究院統計,當時這個行業半年內就融資超過45億。

  但一年之后,這個風口急劇坍縮。

  這段時間飽受熱議的松鼠拼拼,是一個尤為典型的例子。這個品牌于2018年8月上線,11月A輪融資3000萬美元,2019年1月實現月均GMV超1億,2019年2月就宣布完成3100萬美元B輪融資。

  IDG、高瓴等全球知名的資本機構,都參與了松鼠拼拼的投資。

  只是B輪之后,松鼠拼拼再無融資信息傳來,反倒是裁員、撤站、欠款等負面新聞不斷。

  2019年9月,脈脈上有人匿名爆料,松鼠拼拼業務部門裁員超80%。之后,其內部高管向投中網表示,松鼠拼拼融資困難。

  到2020年1月,松鼠拼拼位于科林大廈的公司總部,盡管收縮到和幾個公司共用一層樓,但最后還是一夜搬空。

  園區多位工作人員表示,沒有人知道松鼠拼拼搬去了哪里,但近兩個月有供應商前來要賬。

  與此同時,人們發現:松鼠拼拼微信小程序無法下單。

  目前松鼠拼拼的狀態,與ofo有幾分相似。盡管沒有正式宣布死亡,但外界的看客大都對他們不抱希望了。

央視報道社區拼團,截圖自CCTV2

  當然,這不是社區拼團行業的孤例。

  除了松鼠拼拼,你我您、鄰鄰壹、小區樂、美家優享等頭部社區拼團品牌,也曾在2019年下半年傳出裁員、業務調整、合并甚至倒閉的消息。

  行業洗牌進行時。如果非要用給當前行業格局一個定量的判斷,“死掉一半的企業”毫不夸張。

  風起時,是2018年下半年;風息時,是2019年下半年。為何社區拼團的風口僅保持了短短一年?這個業態到底有哪些問題?

  在我看來,社區拼團一開始就在這3個方面出了問題:

  交易鏈路倚重于人,而人是最大的不確定性。

  市場切入倚重高頻剛需,而越是高頻剛需越是低收少賺。

  規模增長倚重社群運營,而零售最為考驗后端供應鏈。

  交易鏈路倚重于人

  可人是最大的不確定性

  阿里巴巴前CEO衛哲曾說,別被大和快迷惑,商業的本質還是效率?v觀商業史上所有大敗局,在那些系統性風險以外,大多源于企業增長沒有效率。

  人類商業史上第一次效率大躍進,應該是1913年福特汽車高地工業園建立的第一條生產線。

  通過流水線作業,福特將每一個生產環節標準化,使得一輛T型汽車的組裝效率提高了8倍。在那之前,每裝配一輛汽車要728個人工小時,一年的汽車產量只有12輛。

  在后來的商業發展中,“標準化”成為高效的標志。創新商業模式,再造運營模式,企業家在這些頂層設計上唯一需要記住的就是,你的每個環節是否實現了最大的標準化?

  社區拼團顯然沒有。

  這個行業的交易鏈路很簡單,首先平臺招募社區團長—團長建群開店—吸粉引導用戶下單—匯總訂單需求統一向平臺采購—平臺接單向上游采購并配送給團長—最后由團長分發商品給每個用戶。

社區拼團大致交易流程,圖片來自sohu

  整個流程下來,團長成為連接需求與供給的樞紐?上У氖,團長是最大的不確定性。

  對于社區拼團平臺而言,在團長的招募標準上,他最好有一定的運營能力,在社區的人脈影響力也應當不錯。

  理論上說,咱們村的村長很適合干這事兒。

  事與愿違。就目前社區拼團平臺上的團長來看,退休的阿姨、賦閑的寶媽占比不小。質量稍微好點的,可能就是樓下個體便利店的老板,或是菜鳥驛站的工作人員。

  在松鼠拼拼的團長招募政策中,其中一項就是0學費學習社群運營。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拼團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 新开普股票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股票平台整理 股票技术分析有用吗 股票交易数据下载 大连港股票趋势 股票长期投资建议 公司股票下跌 股票软件推荐 蓝筹权重股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