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生鮮電商驚雷過后:寡頭相爭 行業向上

  生鮮電商號稱想要顛覆菜市場與夫妻店,但卻始終命途多舛。

  自從2012年生鮮電商初次進入創業者們的視線,新概念和新玩法層出不窮:前置倉、O2O社區眾包、店倉一體化、社區拼團、生鮮無人店……但目前來看,尚無企業僅依靠這些新玩法真正“跑出來”。

  今年生鮮電商在再次掀起創業熱潮之時,同樣多災多難,甚至出現了一小波密集的暴雷潮。

  以頭部的呆蘿卜暴雷為節點,前有鮮生友請高層被抓、首農電商大規模裁員,以及迷你生鮮創始人欠款跑路;后有易果生鮮、吉及鮮、妙生活相繼被爆資金鏈斷裂;而就在幾天前,7FRESH也貼出了公告:七鮮超市西安中登店將于2019年12月23日起停止營業……

  在社區團購賽道上,除了“你我您”和“十薈團”兩家頭部合并之外,曾經的部分第一梯隊玩家也選擇了退出部分城市和轉型。

  但真實的生鮮電商行業,卻不僅僅只有“裁員”、“倒閉”和“跑路”。

  一面,是“雷”點頻頻,而另一面,經過又一輪淘汰賽的資深玩家開始真正“向上”競逐——一方面是深入產業上游進入種植端,另一方面行業仍在迅猛增長,寡頭競爭仍在繼續。

  又一輪大浪淘沙之后,方見真章。

  錢不經燒,路在何方

  盡管明星玩家們野心勃勃,但是也無法不承認,互聯網一貫的燒錢打法也無法有效攻占這個交易規模突破2000億元的市場。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統計,在生鮮電商行業,1%實現盈利,88%虧損,7%巨額虧損。

  在先前暴雷的企業家們復盤利盈利難題時,無一不指向一點——在生鮮賽道,錢不經燒。

  再加之今年資本市場寒冷異常,創業公司的融資較于往年更為艱難。

  在大規模裁員之前,吉及鮮CEO創始人臺璐陽曾在內部講話時提到,下半年資本市場非常寒冷,融資不到去年20%,自己在三個月內見了100多位投資人,卻依舊沒有完成新一輪融資。

  資本謹慎,價格戰不再被看好,投資人對盈利的可預見性要求更高。而由于高損耗、投入大、毛利率低等原因,生鮮電商的盈利卻并沒有那么容易。

  倒下的生鮮電商并不只有行業中的弱者。

  據媒體報道,吉及鮮曾是前置倉生鮮電商賽道單量規模前五;而曾經以95%的APP打開率,以及60%的次月留存率,領跑行業的準獨角獸呆蘿卜,在出事前的8個月燒掉了18億,且仍欠款2.9億……

  在生鮮電商的重要戰場上海,除了我廚生鮮、妙生活等融至B輪的第二梯隊以外,還盤踞著盒馬、叮咚買菜、每日優鮮等頭部玩家。

  但近一個月以來,妙生活黯然離場,我廚生鮮暫停服務,曾經頭頂數個光環,并被知名投資人付以期待的生鮮電商資本寵兒們,都在這個“寒冬”被放棄。

  在這之后的故事已經很尋常:融資困難、關店裁員轉型、找不到投資人接盤、資金鏈斷裂。這仿佛成為了生鮮電商的固有生長路徑,這條時長橫跨數年的明星賽道,也成為創業公司的埋骨場。

  除了創業公司以外,阿里、京東、美團、蘇寧等互聯網巨頭們也在對這個估值萬億的市場虎視眈眈,但也無法幸免于難。

  例如,美團去年剛從“掌魚生鮮”升級“小象生鮮”,卻沒有實現原先“2019年開出50家店的目標”的目標,反而因為“ROI低于預期”而關閉三四線城市,轉而將精力放在美團買菜等新業務上。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這是一場燒錢戰,更是一場耐力賽。

  12小時,生鮮上行

  生鮮電商企業的改造,往往止步于銷售端,但行業發展至今,生鮮電商全面“新零售化”,外賣級的配送、生鮮冷鏈供應鏈、定制化的商品,把生鮮電商的體驗大幅提升,與此同時,頭部玩家的創新競爭,已經走到了更上游。

  生鮮電商對生產端的把控分為兩種:產地直采,減少傳統零售渠道的中間環節;介入種植層面,從生產環節進行干預。

  前者在生鮮電商領域已經并不少見,包括盒馬、每日優鮮、叮咚買菜這些頭部生鮮電商都通過買手,對全世界范圍內的優質生鮮原產地進行了探索,建立直采供應鏈以降低流通成本。

  比如,盒馬在今年5月底的生鮮直采發布會上,曾披露已拿下全國500家優質農產品基地,并且將繼續提升直采生鮮占比。

  產地直銷對于打通中間環節、減少成本的影響毋庸置疑,據其他媒體報道,每日優鮮直采比例接近80%,成本相對地采降低10%以上。

  不過,直采只能在現有的生鮮商品里選最好的,但如果想要“更好的”,就要深入到種植層面。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生鮮電商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