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當新消費遇上移動互聯網 贏家為什么是上海?

  01

  工信部數據顯示,今年1-10月上;ヂ摼W行業實現營收2390億元,占全國23.3%,居全國第二位。在增速方面,上;ヂ摼W行業收入以同比增長37.1%的增速領跑東部,拼多多新晉入選上海地區最具價值的品牌前三名。

  兩三年前知乎上有一個很火的問題:為什么上海出不了一流的互聯網企業?

  其中高贊回答里有一句話:“如不發生移動互聯網這樣的革命事件,且上海做好了準備,那么上;静粫俪霈F頂級的互聯網公司。”

  從去年被唱衰,到今年一路高歌猛進,拼多多的表現讓這個問題和那些奚落上海的回答成為了笑話。

  在群雄并起的互聯網時代,“上海是如何錯失互聯網”之類的論調層出不窮,沒有BAT的上海當真與互聯網無緣嗎?

  02

  千年前的上海曾是一個濱海漁村,宋時建鎮,設立管理船舶的專職機構和管理貿易的榷貨場,從此,上海開始海舶輻輳,蕃商云集。

  在1843年正式對西方世界開埠之前,上海就已經是中國南北貿易的最大商港,位于太平洋西海岸、中國沿海南北海岸線中點的地理位置賦予了它成為經濟中心的潛質。

  當時的黃浦江一帶行肆林立,商賈云集,江岸鑲滿了碼頭泊位,浩浩蕩蕩,人們在這里各赴前程,南來北往,上海也因此成為了中國甚至東亞最重要的商業貿易與航運中心之一。

  1843年11月17日,上海正式對西方世界開埠。十年后,它的對外貿易額占到中國對外貿易總額的50%到60%,大量進口商貨從上海轉銷國內各地,進一步帶動了全國貿易的發展。

  《同光梨園記略》中記載:“同治三年(公元一八六四年)滬北十里洋場,中國巨商,薈萃于此,女閭三百悉在租界。”

  一戰期間,各國列強因戰爭疲于奔命,減少了對中國的資本、商品的輸出,上海又抓住了這波機遇,像開了掛一樣進入了發展的黃金時期。

  1928年的上海工業已有紡織、化學、印刷、機器、食品、器具、日用品以及其他八大類54個行業,工廠多達1781家。

  由于集中了大量本國的工業資本,且國際大資本紛至沓來,上海的近代工廠、工人數量以及工業產業產值占到全國近代工業的50%左右。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上海這座“遠東第一大都會”催熟了國內外對上海品牌“精致、優質、放心”的認同,聚集了全國80%的注冊商標。

  有資料顯示:“計劃經濟時代,上海的紡織產品受到舉國追捧,不少國之重器如萬噸輪、萬噸水壓器也出自上海,后來的海鷗牌照相機、飛樂牌收音機和大白兔奶糖,都成了全國人民心中品質保障的代名詞。”

  早年,蘇州商人和寧波商幫在上海灘共同開發商業,改革開放后,上海工業更是對江浙地區乃至全國的拉動效應進一步加強。

  那些年的上海一直是長三角經濟帶的帶頭發展大哥,引領著全國的時尚,就連商品都“帶著令人怦然心動的雅致”。

  03

  百年更迭,大國新生。

  從濱海漁村到東方巴黎再到工業腹地與經濟中心,一路走來,上海就像是開了金手指的爽文主角,它從來都是把握歷史機遇和開創局面的那一個。

  直到遇上了互聯網。

  1999年8月18日,畢業于哈佛商學院的邵亦波和譚海音在上海成立了易趣網,少年英雄,風頭無兩。

  同年,億唐網成立。在唐海松的描述中,它是“明黃色一代”(18-35歲的年輕人)“通往中產階級的一道門”,那句“今天你有否億唐”的廣告詞風靡一時,有數千萬美金做后盾的億唐出道即巔峰。

  2004年,陳天橋憑借代理《傳奇》游戲問鼎當年中國IT首富。

  五年后,頁游發展達到鼎盛,當時的頭部玩家有盛大、網易、巨人、騰訊、九游、第九城市、世紀天城與光通,其中六家出自上海。

  其實上海從未錯過互聯網,那些年高光乍現,無數青年從變革的洪流中挺身而出,改寫命運。

  如果你只著眼上述每個故事的結局,你會認為沒有BAT的上海已經與互聯網發跡最好的時代擦肩而過。

  馬云在北大演講時說:“年輕人糾結今天IT行業被阿里巴巴、騰訊、百度搞去了,我們剛出來也覺得機會給IBM、思科、微軟拿走了。”

  那些或成功或失敗的探索,特別是游戲行業的成長,為上海及周邊地區的互聯網創業埋下了基礎,十里洋場這片膏腴之地歷經千險,逐漸孕育出了屬于自己的互聯網種子,它們野蠻生長,厚積薄發。

  04

  只用了四年,拼多多改寫了BAT的格局,宣告了PAT時代的來臨。

  誠然,它一直處在風口浪尖上,但正是因為這種輿論和現實的沖突讓我們意識到,中國真的太大了,以至于在消費行為上無法理解彼此,當白領非雅詩蘭黛不用時,有些人會為十元能買到十張面膜感到心滿意足。

  拼多多從來不是異類,它的突圍更像坐實了上海“冒險家的樂園”的稱號,當所有人都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它站出來告訴你,中國之大,消費差異之甚,不是坐在寫字樓里就能看清的。

  由此,“下沉市場”的概念才被真正引爆。

  作為土生土長的上海企業,拼多多在證明了自己之后,一直在反哺品牌、商家和社會各界,盡顯“海派”風范。

  2018年12月,拼多多推出“新品牌計劃”,根據計劃,拼多多將扶持1000家各行業工廠,為企業提供研發建議、大數據支持和流量傾斜,幫助中小企業以最低成本對接4.8億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培育新品牌,帶動更多企業加入,共同提升產業帶綜合競爭力,批量培育新型國產品牌。

  今年四月,拼多多和上海市政府合作交流辦創新的扶貧助農模式“多多農園”,就將有機會實現消費端“最后一公里”和原產地“最初一公里”直連,通過將農研隊伍、培訓團隊,以及加工廠的貨車直接開入山區,帶去完整的產業升級體系,讓農戶成為全產業鏈的利益主體。

  前兩天,拼多多聯手三十萬品質商家與近千頭部農副產品品牌,共同啟動“年貨節”。年貨節期間,全平臺將發放總額高達40億的紅包,和5億消費者一起過大年。

  創新、拼搏、造血、反哺的底蘊一直蘊藏在海派企業中。

  還有靠二次元起家的嗶哩嗶哩,現在已經發展成為國內領先的“Z世代”互聯網文化社區,不少熱點、網絡用語都是從這里出圈的。

  今年工信部發布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百強榜單》顯示,有19家公司來自上海,數量僅次于北京。

  上海灘過去的土壤或許不能擁抱阿里,但是周邊的互聯網公司承接了大量的上海外溢資本和資源,它們正在回過頭來擁抱上海,比如阿里巴巴將上海作為新零售戰略的第一塊試驗田,還有一批黃錚這樣的人在這里,他們的成功都是上海的驕傲。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移動互聯網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