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孚能科技大股東補繳出資的專利被駁回 涉嫌虛假陳述

  2019年12月12日,因專利侵權糾紛,美國公司Celgard,LLC將孚能科技(贛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孚能科技”)等7家公司推至“被告席”,且孚能科技及其關聯公司還被訴違反了與該公司訂立合同中默示的善意和公平交易義務等,一時間激起“千層浪”。

  而在下游新能源汽車行業持續“降溫”的態勢下,孚能科技的業績也并未交出滿意的“答卷”,凈利潤大幅“跳水”;蚴苄袠I景氣度下降的影響,其前五大客戶業績紛紛顯露出疲態,且孚能科技主要產品的毛利率更是急速下滑,其未來可持續盈利能力或承壓。另一方面,2018年,孚能科技無形資產中專利及非專利技術減少,其研發能力或“捉襟見肘”。而令人困惑的是,孚能科技大股東用來補繳歷史出資的專利也已被駁回,涉嫌虛假陳述。

  一、行業毛利率下滑,凈利潤上演“生死時速”

  2019年,國內政策扶持近十年的新能源車產銷首次出現負增長。

  而主要從事新能源車用鋰離子動力電池及整車電池系統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孚能科技,也難扭轉逆行業下行的態勢,其毛利率逐年下滑。

  據招股書,從產品分類來看,2016-2018年及2019三季度,動力電池系統的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9.6%、99.94%、99.81%、99.86%。

  2016-2018年,孚能科技動力電池系統的毛利率分別為18.69%、16.74%、3.56%。

  無獨有偶,孚能科技同行業上市公司同類業務的毛利率也逐年走低。

  據招股書,2016-2018年,孚能科技的同行業公司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德時代”)的毛利率分別為44.84%、35.25%、34.1%;國軒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軒高科”)的毛利率分別為48.71%、39.81%、28.8%;惠州億緯鋰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緯鋰能”)的毛利率分別為22.9%、22.16%、17.64%。同期,上述三家同行業上市公司同類業務毛利率均值分別為38.82%、32.41%、26.85%。

  伴隨著行業毛利率的下滑,孚能科技的業績表現也不容樂觀,其營收增速下滑,凈利潤上演“生死時速”。

  2016-2018年,孚能科技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69億元、13.39億元、22.76億元,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185.72%、70%。

  同期,孚能科技凈利潤分別為734.36萬元、1,826.13萬元、-7,821.48萬元,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148.67%、-528.31%。

  2019年三季度,孚能科技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159,165.86萬元、8,337.95萬元。

  反觀其身后,在業績“不給力”的同時,孚能科技的客戶也不讓人“省心”。

  二、第一大客戶新能源汽車產銷增速雙下滑,采購需求或將“縮水”

  值得一提的是,孚能科技下游客戶主要為業務規模較大的整車企業。其中,北京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集團”)常年為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戶。

  2016-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北汽集團為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戶,孚能科技對北汽集團的銷售金額分別為3億元、11.42億元、18.27億元、8.13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5.63%、87.57%、83.58%、53.68%。

  2017-2018年,北汽集團的營收、凈利增速雙雙下滑,且凈利潤陷入負增長。

  據公開信息,2016-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北汽集團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924.77億元、2,508.36億元、2,582.77億元、2,087.73億元,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30.32%、2.97%。

  同期,北汽集團的凈利潤分別為117.46億元、133.07億元、131.74億元、111.43億元,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13.29%、-1%。

  需要注意的是,孚能科技于2016年9月開始與北汽集團進行合作,向北汽集團批量化銷售新能源汽車電池包。

  據北汽集團2020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2016-2018年,北汽集團自有品牌新能源汽車產量分別為5.2萬輛、8.01萬輛、11.01萬輛,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53.94%、37.58%。

  2016-2018年,北汽集團自有品牌新能源汽車銷量分別為5.1萬輛、10.32萬輛、11.21萬輛,2017-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102.32%、8.59%。

  其中,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新能源”)是北汽集團的新能源汽車生產銷售平臺。

  據北汽藍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產銷快報,2020年一季度,北汽新能源的汽車產量為5,733輛,同比增長101.02%;同期銷量為9,000輛,同比增長-64.1%。

  以上諸多跡象表明,北汽集團近年來新能源汽車的產銷增速雙雙下滑,未來對新能源電池包的采購需求或將“縮水”,孚能科技經營業績或受“牽連”,其未來成長能力承壓,而孚能科技客戶存在的問題還不止于此。

  三、下游客戶業績顯“疲軟”,持續盈利能力承壓

  報告期內,即2016-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孚能科技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均超九成,或構成依賴。

  據招股書,2016-2018年及2019三季度,孚能科技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分別為4.57億元、13.01億元、21.81億元、14.7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9.97%、99.78%、99.77%、97.38%。

  對比同行業上市公司,2018年,孚能科技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遠高于同行業水平。

  據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億緯鋰能2018年年報,2018年,寧德時代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額占年度銷售總額的比例為42.34%;國軒高科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額占年度銷售總額的比例為56.55%;億緯鋰能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額占年度銷售總額的比例為30.91%。

  除了第一大客戶北汽集團的凈利潤負增長外,孚能科技其他前五大客戶的業績表現也不盡如人意。

  據招股書,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長城集團均為孚能科技的第二大客戶,而長城集團的銷售金額包括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汽車”)和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保定分公司。同期,孚能科技對長城集團的銷售金額分別為1.67億元、5.55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65%、36.69%。

  其中,2019年,長城汽車的營收凈利雙雙負增長。

  據同花順iFind數據,2016-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長城汽車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84.44億元、1,004.92億元、978億元、951.08億元、123.82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2.08%、-2.68%、-2.75%。

  同期,長城汽車的凈利潤分別為105.51億元、50.27億元、52.07億元、44.97億元、-6.5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52.35%、3.58%、-13.64%。

  此外,據招股書,2018-2019年三季度,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汽集團”)均為孚能科技的第五大客戶,孚能科技對廣汽集團的銷售金額分別為1,477.52萬元、1,211.95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68%、0.8%。

  2019年,廣汽集團的營收及凈利潤均下滑。

  據同花順iFind數據,2016-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廣汽集團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94.18億元、711.44億元、715.15億元、592.34億元、107.65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43.96%、0.53%、-17.17%。

  同期,凈利潤分別為62.88億元、107.86億元、109.03億元、66.18億元、1.18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71.53%、1.08%、-39.3%。

  大客戶業績紛紛陷入負增長,孚能科技或難獨善其身,其未來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除了上述種種問題之外,孚能科技的研發實力也亟待考驗。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 排五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湖南幸运赛车今天开奖查询 湖北11选五一定牛结果 福彩排列7历年开奖结果 投资理财公司 浙江体彩6十1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2018沪深股市总市值 深圳知名的配资公司 股票融资比例_杨方配资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