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急轉線上的潮玩行業正在等夏天

  作為泡泡瑪特的忠實粉絲,豆豆幾乎是每一個新出的系列都會至少入手一只。

  當下,由于疫情緣故,豆豆家附近的泡泡瑪特線下店還沒有開門,她只能去無人零售店抽取盲盒。但與往日不同的是,她拿到盲盒并沒有第一時間打開,而是帶回家先消毒,再取出里面的娃娃。

  另一邊,剛剛恢復營業的LLJ夾擊占門店內,工作人員在給顧客登記、測體溫,店內每天三次空間消毒。

  2020年春天的娃娃機和盲盒除了觸摸的快感又讓用戶在“味道”上有了新體驗。

  疫情的爆發一度讓線下消費陷入停擺,各類企業紛紛通過線上流量進行自救。而對于極度倚重線下體驗的娃娃機、盲盒、動漫周邊、IP衍生品等文潮玩產品企業來說,線上業務這根救命稻草似乎并沒有那么的牢靠,他們更指望線下消費早日回暖。

  元氣大傷的潮玩行業

  疫情期間的幾個月,整個潮玩行業可謂是元氣大傷。

  去年8月的北京國際潮流玩具展(BTS)開幕,周五早上5點開始便有粉絲在排隊了,等到開門時出現了大批用戶擠入場館的現象。今年,原定4月舉辦的上海WF(Wonder Festival手辦展)宣布延期至國慶假期,上海國際潮流玩具展STS(Shanghai Toy shows)則延期至6月。這讓各家潮玩企業減少了每年最重要的幾次曝光機會。

  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動漫IP創業公司十二棟文化在北京、上海等7個城市的十幾家抓娃娃機門店都陸續關停了。“2月份的時候,線下店停擺、供貨廠商停工,我們陷入了恐慌和焦慮,甚至我和公司合伙人都不再拿薪資,公司高管也提出了降薪。”十二棟文化創始人王彪告訴億邦動力。

  疫情期間,泡泡瑪特的門店加上自動售賣機近1000個銷售點位關閉了三分之一左右。泡泡瑪特聯合創始人司德告訴億邦動力:“還在營業的門店里,客流量也很少。我們的成本主要是房租和人工。很感謝的一點是,在與我們合作的購物中心里,已經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給予了不同程度的租金減免,共度難關。”

  對于分子互動來說,由于用戶在線市場的增加,《非人哉》等動漫的播放量有了大幅增加,也帶動了粉絲對于衍生品的購買需求。但是,衍生品在線下渠道的消費相比往常也有一定減少。

  線上渠道成為救命稻草

  與其他行業一樣,當線下消費受阻,線上渠道便成了潮玩行業的救命稻草。

  億邦動力了解到,今年2月,泡泡瑪特緊急開通了微信商城,以同城配送的方式拉動線下銷售。另外,泡泡瑪特早在2018年9月就推出一個微信小程序“泡泡抽盒機”,模擬線下盲盒體驗。用戶在小程序內購買一款潮玩商品后,可以立即拆開盲盒,直接在線上查看抽中的潮玩。“雖然看不到實物,但至少你知道自己買的東西是什么。”司德介紹,該小程序在疫情期間取得了一定的用戶量增長。

  類似地,王彪告訴億邦動力:“十二棟文化本要在今年年中才上線的小程序因為疫情原因加緊了上線節奏。”除了早就有的天貓、淘寶店鋪之外,疫情期間十二棟文化也及時開通了微信商城。

  當下最熱門的直播帶貨也是潮玩企業們正在嘗試的事情。分子互動CEO徐博告訴億邦動力,疫情期間,公司增加了電商和直播相關的招聘工作,開始直播賣衍生品的嘗試。在《非人哉》的淘寶直播間,用戶可以看到在主播的身后放滿了分子互動各個IP人物的手辦,充當直播背景。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潮玩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爱彩乐贵州快3开奖查询 线上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官网 1分快3走势图 功能强大的股票分析软件 北京pk10计划官网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一定牛 股市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