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美媒:大腦進化可能使現代人類比祖先更容易焦慮

  12月29日報道美媒稱,日本研究人員發現人類大腦進化過程中發生的改變可能使人們更容易焦慮或抑郁。

  據美國每日科學網站12月23日報道,血清素和多巴胺等神經化學物質在我們大腦的認知和情感功能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囊泡單胺轉運體1(VMAT1)是負責轉運神經遞質和調節神經元信號的基因之一。由日本東北大學領導的一個研究團隊重建了人類祖先的VMAT1蛋白,揭示了VMAT1在整個人類進化過程中的神經遞質攝取功能變化。

  人體由數以百萬計的細胞組成。每個細胞都有一套特定的指令代碼,它們構成了一個生物的所有遺傳物質。這些指令被稱為基因組。此項研究的兩位作者是日本東北大學生命科學研究生院的博士研究生佐藤大気和教授河田雅圭。他們此前發現,VMAT1是整個人類譜系中進化的基因之一。

  VMAT1中包含兩個人類特有的突變,即基因組發生改變的位置,其變化表現為第130位的谷氨酸(Glu)變成甘氨酸(Gly)和第136位的天冬酰胺(Asn)變成蘇氨酸(Thr)。此前的研究表明,擁有新的130Gly/136THR變異會減少神經遞質的攝取,并與更高的抑郁和/或焦慮程度有關。

  在此項研究中,佐藤大気、河田雅圭和同事們通過重建人類祖先的VMAT1蛋白,揭示了VMAT1的神經遞質攝取的進化改變。首先,他們利用熒光基質來對每個基因型的神經遞質攝取進行了可視化和量化。與進化而來的(130Gly/136Thr)基因型相比,人類祖先的(130Glu/136Asn)VMAT1蛋白表現出神經遞質攝取的增加。鑒于進化而來的(130Gly/136Thr)基因型被證明與現代人類的抑郁和/或焦慮有關,研究報告的作者們指出:“我們的這一研究結果顯示,我們的祖先也許能夠經受住更高程度的焦慮或抑郁。”

  研究人員的下一步是找出上述突變對小鼠的神經和行為造成的影響,以弄清這些變異是如何促進我們的大腦進化的。作者說:“這將是證明我們的基因組與大腦的進化存在聯系的驚人證據。”研究人員希望,這一發現能幫助我們深入了解人類的各種心理特質,包括精神疾病。(來源:參考消息網 編譯/王雷)

搜索更多: 人類






太阳城彩票app下载